特写:从“先遣队”到“正规军”——哈萨克斯坦骆驼奶粉入华记

特写:从“先遣队”到“正规军”——哈萨克斯坦骆驼奶粉入华记

新华社努尔苏丹6月25日电特写:从“先遣队”到“正规军”——哈萨克斯坦骆驼奶粉入华记

新华社记者任军 王铭禹

6月的哈萨克斯坦草原迎来金子般的季节,蓝天一望无际,草浪随风翻涌,牛羊斑斑点点,马儿相互追逐。在距离卡拉干达州让萨雷村7公里的草原深处,一家乳品厂正全力生产骆驼奶粉和马奶粉。

厂长巴扬·叶利申40多岁,个头不高,皮肤皴黑,脚踩马靴,身着深绿夹克。每天一早叶利申便开始巡查骆驼棚和马棚,反复检查设备,叮嘱工人安全须知。他还时不时开着越野车到厂区附近的山头,遥望牧场内数千匹马追逐水草。

“我们厂特意选址在无人的地方,在这片3.5万公顷的草场上,200多头骆驼和2500多匹马可以自由自在地生活。骆驼奶和马奶在我们哈萨克斯坦人心里是宝贝。最近厂里生产的骆驼奶粉顺利进入中国市场,马奶粉也有望敲开中国市场大门,所有人都干劲十足。”叶利申说。

这家乳品厂由哈萨克斯坦欧亚投资有限公司建立,2014年投产,年产60吨骆驼奶粉和60吨马奶粉。

欧亚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凯尔然·梅拉姆别科夫告诉记者,去年公司在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开设骆驼奶粉专卖店,第一年销售额就达6亿坚戈(约合1000万元人民币),让他们感受到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

今年初,中国海关总署发布公告,允许符合相关要求的哈萨克斯坦骆驼乳品出口中国。欧亚投资有限公司成为首批进入中国市场的三家哈萨克斯坦骆驼乳品企业之一。自1月以来,合作中心哈方一侧因新冠疫情暂停营业。好消息是,6月12日,7000罐共3.5吨骆驼奶粉运抵甘肃省兰州新区综合保税区,并在线上售卖,正式进入中国市场。

梅拉姆别科夫说,由于工厂远离城市,以及季节性产奶的特点,奶粉生产受疫情影响很小,但口岸阻滞、物流不畅给奶粉出口带来了很多困难,出口时间表从2月推迟到6月。

中方进口商兰州新区商投集团综保区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责人康珂玮介绍,本次进口历时数月,几经周折。疫情期间人员往来不便,就改用视频会议对接洽谈。运输不畅,公司与哈萨克斯坦进出口协会、生产商出口代理公司、哈方物流公司等多方面共同协调应对,最终敲定合适的物流方案。

“此前哈萨克斯坦奶粉通过边贸或海外代购的方式进入中国市场,此次打通了全部进口手续,可以说实现了从‘先遣队’到‘正规军’的转变。”康珂玮说。

“兰州的消费者下单后24小时内就能品尝到哈萨克斯坦骆驼奶粉,甘肃省内其他城市和外省市数日就可送达,而传统的跨境电商直购方式往往需要半个多月。”康珂玮说。

上线10余天来,欧亚投资有限公司的骆驼奶粉已售出100余罐。“中国乳制品消费日益多元化的趋势下,哈萨克斯坦骆驼奶粉可以为国内消费者提供更多选择。”康珂玮说。

中国海关数据统计显示,2019年,中国共计进口奶粉136万吨,较上年增加20.8%,进口额83亿美元,增长15.5%。在疫情肆虐的今年头4个月,奶粉进口额仍保持增势,达31亿美元,同比增长5.5%。

“对哈萨克斯坦乳品业而言,进入中国市场是企业发展的巨大机遇。中国消费者对骆驼奶粉已经有了一些认知,市场规模正在发展。由于没有检验检疫标准,我们暂未获得马奶粉出口许可,但公司已在积极向中国市场推介马奶粉。”对于入华前景,梅拉姆别科夫信心满满。

叶利申告诉记者:“本月底还要再向中国运送一批3吨左右的骆驼奶粉。目前我们正在阿拉木图建新的奶粉厂,并给老厂采购设备,扩大产能,计划尽快将骆驼奶粉年产量从60吨增加到200至300吨。”